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宋词里,那些斑驳的美

性情 编辑:申博娱乐时间:2018-07-12 浏览:
醉花阴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——李清照雁南飞,人北往。一缕炉香袅袅飘散,满庭秋风扫过一地落花,九九艳阳天,西边的晚霞绚得让人心颤。东蓠的菊

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——李清照

雁南飞,人北往。一缕炉香袅袅飘散,满庭秋风扫过一地落花,九九艳阳天,西边的晚霞绚得让人心颤。东蓠的菊颤巍巍探过头,连同那缕芬芳摇落纤弱女子一地心事。从薄雾到暮云,把盏的酣态掩不住孤寂的喟叹。人生苦短,相思绵长,独立秋风,细数寒鸦点点,云中的锦书是凉夜枯瘦的慰藉,微晕的双颊迷离在暗香浮动里,裙钗的绸质与银质牵动着游宦中那一头的风云诡谲。“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”奋书三日,得五十阕,杂此三句,明眼人却还是一眼拣出。词句或许掩得,却掩不得秋风下不可复制的情态与心境。你还在秋风中站着吗?幸福不是孤寂的,而此刻的孤寂却是幸福的。再看你的风景里,本无关意象,只有意境。

虞美人

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——李煜

多少繁华成烟云,人生常常就这么错位着。是没落王者?是极品才子?春花秋月或许洞悉见证了许多成败纷沓,但她绝对三缄其口,因为三缄其口,天空的那个位置,江畔的那抹艳影,年年岁岁为她保留并保鲜着。小楼昨夜的那阵东风不期然地把你小心收藏着的故国愁思重新抖乱。这里是宋的汴京,别再去试图远眺内心深处的雕栏或是玉阶,物是人非,那无非也是一些挖空心思的木头和一些改变性情的石块。江山易主,你就试着把它看成几根晾衣竿或是捣衣石,有青布衣白围裙在东风里随意飘荡。然而命运注定走不出那片深深的水域,《后庭花》来不及抗拒已弥漫成亡国之音。一江春水,盛满深深的落寞、万般的无奈和无限的离愁终究向东而去……如果你仅仅是李煜,而不是南唐后主?

念奴娇

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。——苏东坡

滚滚长江东逝水,一腔豪情澎湃汹涌,在惊涛拍岸声中,碎了。千堆雪卷过,卷走了羽扇纶巾的风神,卷走了故垒西边的谈笑。功过是非的弦音,拨动岁月的神经,一些纷绪翻腾而至。樯橹倒了,身影远了,一切寂静了,历史的空穴中只留下乱石崩云的厚重。一组沉重的足音由远及近重返历史的河畔,在赤壁故垒边用一个眼神与时空作一次对话。凭古吊今,华发在赤壁的回风中飞扬,胸中的激情被现实摧残成一个又一个的漩涡。岁月如行船,穿越着一个个意念的闪电。淘尽了千古风流人物,长叹一声:公瑾与我互为宾主。人生如梦,一樽还酹江月。这一声长叹蜿蜒至今,千层积淀,成了西子湖那条瘦瘦长长的苏堤。